广泛关注 |法狗狗助力广东省律协发布全国一审行政判决大数据报告

2017-05-20 告诉您趋势的 法狗狗

广泛关注 |法狗狗助力广东省律协发布全国一审行政判决大数据报告

2017-05-30 省律协行政专委会
稿件、图片来源 :广东省律协行政专委会
报告数据支持: 法狗狗人工智能
文章作者授权:省律协行政专委会 | 张弢主任

2017年5月20日,由省律协行政专委会和中山市律协联合举办的行政争议疑难问题与对策论坛暨《2014-2016年度全国一审行政判决大数据报告》发布会在中山举行。

省律协副会长刘涛,中山市律协执行会长张爱文、会长卢宏、省律协行政专委会主任张弢、副主任陈晓朝、何灿、周伟清、周磊、李栋梁、秘书长蒋冬菊,中山市律协行政专委会主任唐国雄等以及省、市律协行政专委会委员和来自我省各地主要从事行政法律服务的律师等200余人参加论坛。

论坛上,张弢主任代表省律协行政专委会发布了《2014-2016年度全国一审行政判决大数据报告》,引起了强烈反响。该大数据报告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66,681份全国一审行政判决案件(2014年1月1日-2016年12月31日)为样本,从案件总量、地区分布、聘请律师情况、行政机关败诉情况、律师代理效果、行政机关败诉原因、败诉职能部门分布等方面切入,通过数字化、技术化手段向与会人员展示了2014-2016年度全国范围内行政诉讼一审判决的主要情况。

广东省律协行政专委会主任张弢

报告显示,2014年1月1日-2016年12月31日期间,全国各级法院公开的以行政判决书形式审结的一审行政案件分别为2014年23,742件,2015年17,816件,2016年24,962件。其中,河南省、北京市、江苏省一审行政判决数量位居全国前三。

同时,报告结合全国各地数据分析指出,地区一审行政判决案件数量与行政机关败诉率并无直接关联,以北京市和江苏省为例,北京市的行政判决案件数量为5,531件,江苏省的行政判决案件数量为4,772件,但两地区的败诉率却相对较低,分别为20.57%和22.59%,均为全国后三位,这与相应地区的依法行政水平密切相关。

报告期内,行政相对人未聘请律师时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28%,行政相对人聘请律师时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44%;行政机关未聘请律师时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34%,行政机关聘请律师时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35%。行政机关聘请律师后的行政一审判决案件败诉率不仅没有比未聘请律师的败诉率降低,反而高出了1%,令人意外。

影响行政机关败诉率的因素有很多。案件本身的案情是首要因素。如果行政机关执法问题多多,案件本身败诉的机率高,即使聘请律师代理,案件败诉率也不会从根本上得到扭转。

为了探寻更多影响因素,报告撰写组和人工智能法律机器人进一步研究并抓取了相关数据。结果发现,在行政机关未聘请律师的案件中,行政相对人聘请律师的案件比例为40.77%;但是,在行政机关聘请律师的案件中,行政相对人也聘请律师的比例为51.18%。换言之,对手更高比例地聘请律师(同比高出10.41%)也是导致行政机关败诉率上升的因素之一,能够从另一个视角解释行政机关会为什么会多输1%。

以下为《2014-2016年度全国一审行政判决大数据报告》的主要内容。

2014-2016年度全国一审行政判决大数据报告

目 录

第一部分 引 言

第二部分 正 文

第 一 章 综 述

一、案件总量

二、地区分布

三、聘请律师情况

第 二 章 分 述

四、行政机关败诉情况

1、整体情况

2、地区差别

五、律师代理效果

六、败诉原因分析

七、败诉职能部门分布

第三部分 结 语

第一部分 引 言

全面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不断开创依法治国新局面。

——习近平

依法行政是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重要内容,也是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的核心内容。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提出了新要求和新任务。2014年11月1日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2015年4月22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了立案登记制、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行政协议司法审查、规范性文件一并审查、民事行政争议一并审理等诸多新规则,对行政机关的依法行政和司法机关的行政审判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近几年全国一审行政判决的结果具有何种特点?行政机关败诉比例在不同地区及不同行政部门呈现何种分布状态?律师在行政判决案件中的介入情况和效果如何?行政机关败诉原因有哪些?

为了有针对性、系统化、数字化地回答上述问题,本报告选取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下称"报告期内")审结的共计66,681份一审行政判决书进行整理、分析和归类,对一审行政判决案件的基本情况、律师代理情况、行政机关败诉比例、败诉原因等进行总结,并在此基础上形成《2014-2016年度全国一审行政判决大数据报告》。

本次报告由法狗狗人工智能法律机器人提供数据支持,由广东省律师协会行政法律专业委员会张弢、陈晓朝、何灿、周伟清、周磊、李栋梁和蒋冬菊等律师撰写完成。

第二部分 正 文

第一章 综 述

一、案件总量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一审行政判决统计数据,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全国各级法院公开的以行政判决书形式审结的一审行政案件总数(下称"案件总数")为66,681件(以检索到的判决书落款日期为审结标准,下同)。其中,2014年审结23,742件,2015年审结17,816件,2016年审结24,962件。2015年案件数量较2014年减少24%,2016年案件数量较2015年增长40.11%。如下图:

二、地区分布

报告期内,全国各地案件中,河南省一审行政判决数量为6,201件,占案件总数的9.30%,位居第一;北京市一审行政判决数量为5,531件,占案件总数的8.29%,位居第二;江苏省一审行政判决数量为4,772件,占案件总数的7.15%位居第三。其他数量排名前十的省份为广东省4,753件、浙江省一审行政判决数量为4,581件、山东省4,047件、湖南省3,673件、河北省3,243件、上海市2,886件、四川省2,689件。

报告期内,一审行政判决数量最少的五个省份分别是宁夏回族自治区330件、海南省300件、青海省269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10件、西藏自治区27件。

人口数量和经济发展水平是影响一审行政判决案件数量的主要因素。

三、聘请律师情况

报告期内,在66,681件行政一审判决案件中,行政机关聘请律师的案件数量38,991件,占案件总数的58.47%;行政机关未聘请律师的案件数量27,690件,占案件总数的41.43%。行政相对人聘请律师的案件数量27,332件,占案件总数的40.99%;行政相对人未聘请律师的案件数量39,349件,占案件总数的59.01%。行政机关、行政相对人共同聘请律师的案件数量12,901件,占案件总数的19.35%。

数据显示,行政机关聘请律师的比例相比行政相对人聘请律师的比例高出17.48%。

第二章 分 述

四、行政机关败诉情况

1、整体情况

报告期内,全国行政机关一审判决败诉案件2014年为8,136件、2015年为6,446件、2016年为8,508件,2014年败诉率为34.3%、2015年败诉率为36.2%、2016年败诉率为34.1%。(由于现有数据抓取技术的局限,本报告对行政机关败诉问题的分析只针对一审行政判决书)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一审行政判决案件数量上升幅度较大,但败诉率却呈下降趋势。这表明虽然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导致了行政判决案件数量的增加,但是,行政机关的败诉率却并没有增加。

2、地区差别

报告期内,一审行政判决案件总数排前十名的省份,行政机关败诉案件数量分别为河南省2,627件、北京市1,138件、浙江省1,736件、江苏省1,078件、广东省1,411件、山东省1,422件、湖南省1,340件、河北省1,139件、上海市220件、四川省1,042件。前述省份相应败诉比例分别为42.36%、20.57%、35.79%、22.59%、29.69%、35.14%、36.48%、35.12%、7.62%、38.75%,东部沿海省份和直辖市的败诉率低于中西部省份。

报告期内,一审行政判决案件总数最少的五个省份,行政机关败诉案件分别为宁夏回族自治区180件、海南省120件、青海省136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74件、西藏自治区22件。

报告期内,行政机关败诉率排前十名的省份为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贵州省、黑龙江省、青海省、陕西、重庆市、海南省、河南省。

败诉率最低的三个省市分别为江苏省22.59%、北京市20.57%、上海市7.62%。

显然,地区一审行政判决案件数量与行政机关败诉率并无直接关联,以北京市和广东省为例,行政判决案件数量很多,但是败诉率却相对较低,这与相应地区的依法行政水平密切相关。

五、律师代理效果

报告期内,行政相对人未聘请律师的行政机关败诉案件数量11,123件,相应的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28%。行政相对人聘请律师的行政机关败诉案件数量11,967件,相应的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44%。从行政相对人角度来讲,其聘请律师的胜诉率比没有聘请律师的胜诉率明显高出16%。

报告期内,行政机关未聘请律师的行政机关败诉案件数量9,309件,相应的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34%;行政机关聘请律师的行政机关败诉案件数量13,781件,相应的行政机关的败诉率为35%!

换言之,行政机关聘请律师后的行政一审判决案件败诉率不仅没有比未聘请律师的败诉败诉率降低,反而会高出1%,令人意外。

其实,影响行政机关败诉率的因素有很多。案件本身的案情是首要因素。如果行政机关执法问题多多,案件本身败诉的机率高,即使聘请律师代理,案件败诉率也不会从根本上得到扭转。

为了探寻更多影响因素,报告撰写组和人工智能法律机器人进一步研究并抓取了相关数据。结果发现,在行政机关未聘请律师的案件中,行政相对人聘请律师的案件比例为40.77%;但是,在行政机关聘请律师的案件中,行政相对人也聘请律师的比例为51.18%。换言之,对手更高比例地聘请律师(同比高出10.41%)也是导致行政机关败诉率上升的因素之一,能够从另一个视角解释行政机关会为什么会多输1%。

六、败诉原因分析

统计数据显示,撤销判决案件数量为6,146件,占全部败诉案件 数量的27%,比例最高;确认违法判决案件数量为4,353件,占全部败诉案件数量的19%,位居第二;履行判决案件数量为3,526件,占全部败诉案件数量的15%,位居第三;确认无效判决案件数量为705件,占全部败诉案件数量的3%;撤销并重作判决案件数量为1,552件,占全部败诉案件数量的7%,其他败诉判决数量为6,728件,占全部败诉案件数量的29%。

七、败诉职能部门分布

由于全国各地区行政机关名称繁多、不统一等客观条件限制,本报告仅以广东省某市的行政机关一审败诉的职能部门分布为样本进行分析。

经统计,报告期内,该市市场监管和质检类机关的相应败诉案件占全部败诉案件总数最多,位列首位;社会保障类机关、国土和住建类机关相应败诉案件总数位列其后。

第三部分 结 语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实施对行政机关、法院和律师带了新的挑战。行政机关败诉案件的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行政机关在执法中存在问题的多寡;行政机关败诉率的高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行政相对人通过行政诉讼手段维权效果的好坏。我们以大数据为工具,可以发现新变化,掌握新规律,并为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和律师更好地开展行政诉讼法律服务提供借鉴和参考。

本报告以2017年5月15日24时为时间结点,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一审行政判决书为统计数据来源,由于裁判文书网实时更新、上传滞后以及案件上传不完整等因素干扰,各地法院实际审结的案件数量与其上传裁判文书网公开的案件数量存在一定出入,故本报告数据分析的结果可能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

本报告仅供参考,发布单位和撰写人对本报告的数据准确性不承担法律责任。

广东省律师协会行政法律专业委员会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日